内容简介

  《古拉格群岛》介绍了劳改营的群体生活。对个体在非常状态下的人性,也有细描。人类异常的生存状态在这里,得到了冷静客观的描述。图书对前苏联存在的专制主义不无反思与警醒。
  俄罗斯著名索尔仁尼琴以独特的文学性探索之道,凸显了极权主义在人类历史上炮制的让人触目惊心的“古拉格现象”:极端残忍的刑讯,荒谬绝伦的司法,彻底沦丧的社会道德,毫无人道的株连流放、集体流放,惨绝人寰的死亡式劳改。

作者简介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1918年12月11日——2008年8月3日),1970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代表作品:《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古拉格群岛》、《癌症楼》
  索尔仁尼琴被誉为俄罗斯“民族的良心”“文化的使者”

目录

第一部 监狱工业
第一章 逮捕
第二章 我国下水道系统的历史
第三章 侦讯
第四章 蓝杠杠
第五章 第一间牢房,第一次爱情
第六章 那个春天
第七章 在机器间
第八章 襁褓中的法律
第九章 法律在成熟
第十章 法律已成熟
第十一章 处以“最高措施”
第十二章 监禁

第二部 永恒运动
第一章 群岛之舟
第二章 群岛之港
第三章 囚犯运输列车
第四章 从岛屿到岛屿

第三部 毁灭性劳改营
第一章 阿芙乐尔的手指
第二章 群岛浮出海面
第三章 群岛病灶在扩散
第四章 群岛在硬结
第五章 群岛的根基
第六章 “拉来法西斯啦!”
第七章 土著的生活
第八章 劳改营里的妇女
第九章 杂役
第十章 政治犯的替身
第十一章 思想纯正分子
第十二章 砰—砰—砰……
第十三章 再交出一层皮
第十四章 改变命运
第十五章 惩隔室强管棚强管区
第十六章 社会亲近分子
第十七章 少年犯
第十八章 古拉格的缪斯
第十九章 泽克民族(法恩·法内奇的民族学论文)
第二十章 狗的差事
第二十一章 营房周围的世界
第二十二章 我们在建设

第四部 灵魂与铁丝网
第一章 向上
第二章 或者堕落
第三章 遭到压制的自由
第四章 遭遇

第五部 苦役
第一章 在劫难逃
第二章 革命的微风
第三章 锁链,还是锁链……
第四章 为什么忍受
第五章 铁板下的诗篇,石头下的真理
第六章 坚定的逃跑者
第七章 一只小白猫(格奥尔吉·腾诺口述)
第八章 靠意志逃跑与靠技术逃跑
第九章 端着冲锋枪的孩子
第十章 营区的土地在燃烧
第十一章 试着扯断锁链
第十二章 肯吉尔营四十天

第六部 流放
第一章 自由初期的流放
第二章 农瘟
第三章 密集的流放地
第四章 放逐各族人民
第五章 刑满之后
第六章 流放犯的幸福生活
第七章 出狱后的囚犯

第七部 斯大林死后
第一章 如今左右为难
第二章 统治者易人,群岛依然在
第三章 今天的法律

后记
译后记

精彩书摘

  《古拉格群岛》:
  但是,那些仅以逮捕人为职业、对被捕者的恐惧已司空见惯并感到单调无聊的捕入者,对逮捕行动的理解却要宽泛得多,他们有一套宏大的理论。这套理论绝非可有可无。逮捕孥是普通监狱学教程的重要部分。逮捕可以按不同特征加以分类:有夜间逮捕和白正逮捕;有在家中逮捕,在单位逮捕,在路上逮捕;有首次逮捕和再次逮捕;有单个逮捕和集体逮捕。逮捕又按照所要求的突然性等级、所预料的反抗程度(但在千百万次逮捕中都不曾有过一次反抗,似乎根本就没有反抗这回事)的不同而不同。逮捕的分类还可以按照下面这些情况来进行:按规定进行搜查的认真程度;是否必须开具被查抄物品的清单,是否必须给房间或住宅贴上封条;是否在逮捕丈夫之后对妻子再加以逮捕、把子女送到儿童教养院去,或者将其余家庭成员予以流放,或者还把老人关进劳改营。
  逮捕的方式是五花八门的。匈牙利女人伊尔玛·门德尔不知用什么方法在共产国际(一九二六年)搞到了两张大剧院的票,是前几排的。侦查员克列格尔正在追求她,所以她就邀请他一起去观看。他们一起温馨地看完了全剧,可之后他就把她……直接送进了卢比扬卡。一九二七年六月,在一个鲜花盛开的日子里,在铁匠桥上,脸庞丰满、留着浅褐色发辫的美女安娜·斯科利普尼科娃刚刚给自己买了一块蓝色衣料,一个衣着时髦的年轻人把她请上了一辆马车(马车夫已经明白了,还蹙了一下眉头。因为机关的入是不付车钱的)。您要知道,这可不是恋人之间的约会,而是逮捕。他们马上就要拐进卢比扬卡,驶进那黑洞洞的大门。这不,(二十二个春天之后)身着白色军装、散发着名贵香水气味的海军中校鲍里斯。布尔科夫斯基为一位姑娘买了一个蛋糕。您可别武断地说这个蛋糕一定会送到姑娘手中,认为搜查人员不可能用刀子把蛋糕切得乱七八糟,然后让海军中校带着它进入等待他的第一间牢房。错了!无论白天逮捕人还是夜间逮捕人,或者在路上逮捕人、在喧闹的人群中逮捕人,逮捕行动从不曾被轻慢过。它进行得非常干净利落,而且格外令人惊奇!那些被捕者非常配合侦查人员,表现得尽可能的高尚优雅,为的是不让活着的人们发现倒霉蛋已面临死亡。
  并非所有人都是在有人敲过门后(如果有人敲门,那一定是“房屋管理员”“邮递员”之类)才在家中被捕的,也并非所有人都应该在上班时被捕。有时,军队或党的高官一开始会接到新的任命,坐进配给他们的带客厅的车厢,但半路上就被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