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正史的里子,野史的范儿。高晓松单人脱口秀第二波来袭。

  千年科举那些事儿、欧洲列强恩仇录,美国为什么得天独厚?八十年代是不是最酷的时代?国际视野更开阔,点评阵容更强大!
  新增郝舫、邵夷贝、文冤阁大学士、叶扬(独眼)火辣点评!变态辣椒精彩漫画!

海报:

内容简介

  《晓说》为一档为高晓松量身定制的视频脱口秀节目,也是中国第一档全自由发挥的知识类名人脱口秀。由高晓松即兴说历史、评人物、论文化、谈热点、看世界,打造视频化的“高晓松专栏文章”。每期节目的话题都深受网友追捧热议,自2012年3月起每周五早8点于优酷视频准时播出,每集节目时长20多分钟。《晓说》第一季共播出52期,总播放量突破1.3亿,最新更新至56期,创下网络播放奇迹,并且输出到高铁、民航客机、高速大巴以及浙江卫视等全方位视频媒体播出,创下多项纪录,培养了百万高素质“晓说迷”。该节目引发了名人脱口秀热潮,但迄今未有能与《晓说》比屑者,究其原因,像高晓松这样具备家学渊源,横跨文理中西,驰骋影视歌坛,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又兼有入世情怀,愿意启蒙与分享的旧时代男人少之又少,也因此高晓松从一个文艺工作者蜕变为一名当之无愧的知识分子,被这个时代许许多多精神与热情尚在的人们寄予厚望。
  《晓说2》收录了《晓说》最精彩、点击率最多的12期节目,囊括了美国的民族文化、古代科举的奇闻趣事、印度的风土人情,等等。并由张发财、郝舫、邵夷贝、文冤阁大学士、叶扬(独眼)等火辣点评,精彩纷呈。
  你怎么样才能让法国人跟你说英文呢?你不能问“你会英文吗?”你要用法语问他们会不会说中文。法国人特别有礼貌,一听说你问他会不会中文,他当然不会,他挺不好意思,他会跟你说:“我不会说中文,但是我会说英文。”这时候他就可以说英文了。
  ——《高晓松刨根问祖 揭秘欧洲列强恩仇录》
  大家都看过,姜文那个电影叫《让子弹飞》,你被人杀了,人家也不知道……是谁来杀我,谁愿意去当这个官呀,就是我同学呗,就是我考上了他没考上,我去当官,他觉得凭什么你当官,把你杀了,他去了,他就叫高晓松,但是其实他去了也没事儿,因为他跟我学的是一样的,就是忠孝礼义廉这一套。
  ——《千年科举那些事(下)》
  为什么人家管我们这一代人叫“有理想的一代人”?不是我们自己天生基因里有什么理想,而是因为我们成长在一批理想主义大师的光芒照耀下,海面被灯塔都照亮了,我们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即使后来灯塔都熄灭了,海上一片漆黑,我们也基本知道要朝哪个方向去。
  ——《大师荟萃八十年代 高晓松带你重返黄金时光》
  美国的智慧就在于此:充分利用每个民族好的基因,至于那些导致各民族互相冲突以及种族歧视等的坏基因,就用制度、政治智慧、平等自由来调解。
  ——《美国人与物》
  ……

作者简介

  高晓松,中国著名音乐人,导演,制作人,词曲创作者。音乐、影视、文艺三栖才子,著有音乐作品: 《同桌的你》《恋恋风尘》《万物生》《彼得堡遗书》 ;作品集:《校园民谣》《青春无悔》《万物生长》;  电影作品: 《那时花开》《我心飞翔》《大武生》 ;文学作品: 《写在墙上的脸》《如丧: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

目录

第一期  高晓松刨根问祖 揭秘欧洲列强恩仇录
第二期  千年科举那些事儿(上)
第三期  千年科举那些事儿(中)
第四期  千年科举那些事儿(下)
第五期  美国人与物
第六期  神秘442团 “二战”中的美国奇兵  
第七期  历史上的犹太人 精英民族命运多舛(上)
第八期  历史上的犹太人 精英民族命运多舛(下)
第九期  大师荟萃八十年代 高晓松带你重返黄金时光
第十期  两极分化的黑人世界
第十一期  北纬三十度 文明古国的平和之道(上)
第十二期  北纬三十度 文明古国的平和之道(下)

精彩书摘

  第一期 高晓松刨根问祖 揭秘欧洲列强恩仇录
  先讲英法德。英法这两个国家,从历史课本里看,特别是说到“一战”“二战”的时候,这两个国家老是像同盟似的,“一战”时它们一块跟德国、奥匈帝国打,“二战”也是它俩一块跟纳粹德国打,仿佛它俩特别好。
  其实这两个国家是极其不对付的,互相极为看不起。我分别去过这两个国家很多次,还都待过很长时间。英国跟整个欧洲大陆都不太对付,英国跟欧洲其他国家,在文化、历史、心态上都不一样。英国是一个岛国,曾经“日不落”到全世界去。
  而法国曾经是整个欧洲文化的中心,那么多国家的王室都说法语,到今天也是。
  美食也是在法国,时尚也是在法国,英国就没什么时尚的东西吧?英国唯一还算著名的牌子叫Burberry,还是做雨衣的,一直做雨衣,后来快倒闭了,请了一个法国还是意大利的设计师来改造了一下,把英国雨衣改成了时装。所以Burberry的样式也是素了吧唧的,感觉还是像下雨的时候穿的那玩意儿。
  法国人特别看不起英国人,觉得英国人士极了。英语里不光有大量的高级词是从法语里来的,连厕所“Toilet”都是法国词,英文连“厕所”都没有自己的词;然后“饭馆”也是法国词,到了英国改为“Restaurant”。法国人认为这个国家没文化。
  基本上好玩的词、有意思的词都是从法语里来的。
  英国也没好吃的,在英国南部的英格兰有一种食物叫Fish&chips,就是炸鱼薯条,你到伦敦会发现,满大街都是这类店。
  法国却有无数美食。英国人也不太会穿衣服,英国人就喜欢夹着雨伞、戴着礼帽。
  法国人却非常时尚。
  这两个国家之间互相不对付到了什么地步呢?比如,全欧洲最后都执行了以法、德为中心的公制——近代中国在法、德的公制(就是米、公里、公斤)和英国的所谓英尺、英里、磅之间,也选择了公制。
  我要是在英国,我就是一个五呎十寸高、一百八十磅的人;我要在法国,我就是一米七八、八十多公斤的人。
  这在欧洲其他国家都是基本统一的,都使用法、德的这个体系,英国却跟它们都不一样。现在欧洲其他国家都用欧元,就英国非要用英镑。英国人从内心深处觉得他们跟欧洲大陆是很敌对的。法国人对英国人的仇视远远超过对德国人,虽然法国跟德国打了好多次仗,比如普法战争——那时候还没德国呢,叫普鲁士——“一战”的时候跟德国打,“二战”的时候跟德国打,但是在这之前法国跟英国打得更多。
  法国人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呢?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法国著名的作家萨特写过一篇文章叫作《占领下的巴黎》。他怎么写的呢?他说德国人又来了,又占领了巴黎——他是说“二战”的时候纳粹占领了巴黎。法国人心里充满仇恨,因为原本法国人觉得自己特别光荣、特别骄傲,可怎么又被德国人占领了?1870年法国就被德国占领过,大家可能看过都德的小说《柏林之围》,他还有篇小说叫《最后一课》。巴黎人民每天怀着抗德的仇恨,恨不得回家磨磨刀,或者把绳子准备好去套德国的哨兵什么的。可是出门看见德国军官们不但长得特帅,并且见着女士还给人开门,去歌剧院听歌剧的时候还特懂行,德国人对古典音乐的理解丝毫不比法国人差,甚至比法国人还好。德国军官在各方面都很有礼貌,吃饭也不吧唧嘴,特别有绅士风度,等等——这可不是我说的,是萨特说的!所以巴黎人就开始纠结。直到有一天,当萨特走出去,有一个德国人居然替他开了门,然后他出于礼貌——法国人很有礼貌,冲那个德国人笑了一下。回到家他就开始痛恨自己,说我今天居然向侵略者笑了一下,这可不行。这时候他才打开英国的电台BBC,因为当时只有英国没被占领,听昕BBC,培养一下对德国的仇恨。
  “二战”法国战败,实际情况非常复杂,我只讲一点,其实在“二战”的时候,英国跟法国倒狠狠打了一下。当时利比亚被德国占领,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都是法国殖民地,北非在法国手里——在维希政府手里。英美在北非登陆之前,法国人坚决不让英国人、美国人上来,以至于在北非跟英国人好好打了几仗。大家想从北非登陆,当时英国人就跟维希法国打,后来德军才从东边的突尼斯过来。
  从传统上来说,法国是欧洲的中心,法语是欧洲的骄傲,到今天为止,它也一直是欧洲文明的中心。在时尚、美食、音乐等方面,法国人都非常看不起英国人。这种看不起到了什么程度呢?在法国,如果大家听不懂法语,想学一两句法语的话,刚开始可能会学一句话叫“Parlez-vous anglais?”意思就是说你会不会说英文。你去法国跟人说“你会英文吗?”法国人会说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法文,你没文化,你凭什么让我说英文——其实他会说。
  你怎样才能让他跟你说英文呢?你不能问“Parlez.vous anglais?”你要用法语问他们:Pouvez—vous parler chinois?就是“会不会说中文”。法国人特别有礼貌,一听你问他会不会中文,他当然不会,他挺不好意思,就会跟你说:“我不会说中文,但是我会说英文。”这时候他就可以说英文了。所以去法国,一定不能问人家会不会说英文,得问人家会不会说中文。
  德国1870年成立,才真正有了这个国家,所以它始终没能对法国造成文化上的影响,而且它们之间的联姻还很频繁,两国的关系还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