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审判·城堡》卡夫卡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以自己独辟蹊径的创作广泛地影响了当代各国文学,在二十世纪世界文学史上留下了不朽的一页。他当之无愧地被尊称为现代派文学的鼻祖。《城堡》是卡夫卡三部未竟长篇之一。布洛德甚至称《城堡》是“卡夫卡的浮士德”。小说写的是主人公K为进入城堡而徒然努力的故事。作品寓意深邃,内容怪诞。通过一个迷宫似的故事,展现了一个独特的世界。长篇小说《审判》描写一个银行职员突然被秘密法庭宣布逮捕,却未宣布他的罪状,而且行动仍然自由。

内容简介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审判·城堡》包含《审判》、《城堡》两部作品。长篇小说《审判》标志着卡夫卡独特艺术风格的形成。小说描写一个银行职员突然被秘密法庭宣布逮捕,却未宣布他的罪状,而且行动仍然自由。他自知无罪,只好处奔走,托人说情。但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被法庭起诉,要想摆脱是难乎其难的事。小说的最后,两个黑衣人在一个晚上把他架走,并秘密处死。
长篇小说《城堡》突出体现了卡夫作为现代主义文学大师的艺术特色。小说描写主人公K来到城堡领地的一个村庄,企图进入城堡。他用尽一切手段:冒充土地测量员,勾引城堡官员的情妇,找村长,给学校当校工,等等。结果就是无法进入城堡。小说没有写完,据勃洛德说,作者的计划是:K奋斗到弥留之际,终于接到城堡的通知,可以住在村子里,但不许进城堡。

目录

审 判
1 逮捕
2 格鲁巴赫太太——毕尔斯泰纳小姐
3 初审
4 在空荡荡的审讯厅里——大学生——办公室
5 鞭手
6 K的叔叔——莱尼
7 律师——厂主——画家
8 商人布洛克——解聘律师
9 在大教堂里
10 结局

残章断篇
1 毕尔斯泰纳的朋友
2 检察官
3 拜访爱尔萨
4 明争暗斗
5 法院
6 探望母亲

城堡
1 到达
2 巴纳巴斯
3 弗丽达
4 第一次和老板娘谈话
5 在村长那儿
6 第二次和老板娘谈话
7 教师
8 等候克拉姆
9 反对讯问的斗争
10 在街上
11 在学校里
12 助手
13 汉斯
14 弗丽达的责备
15 在阿马莉娅那儿
16 (无题)
17 阿玛莉娅的秘密
18 阿玛莉娅受罚
19 四处求情
20 奥尔嘉的计划
21 (无题)
22 (无题)
23 (无题)
24 (无题)
25 (无题)

精彩书摘

一天早上,约瑟夫·K莫明其妙地被逮捕了,准是有人诬陷了他。每天一早八点钟,女房东格鲁巴赫太太的厨娘总会给他送来早点,今天却没有来。这种事还从来没有发生过。K倚着枕头向窗外望,发现住在对面楼上的老太太异常好奇地注视着他。K饿着肚子,也感到很奇怪,便按响了铃。随即有人敲了敲门,一个他在这栋楼里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人长得修长,但看上去却很结实。他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衣服,上面有各种褶线、口袋和纽扣,还有一条束带,显得特别实用,活像一个旅行者的装扮。但K并不明白这一切是派什么用场的。“你是谁?”K从床上欠起身子问道。但是,这人并不理睬K的问话,好像他的出现是理所当然的。他只问道:“是你按的铃吗?”“安娜该给我送早点了。”K说完便不做声了;他聚精会神地打量着,心里琢磨着,竭力想弄清楚来者到底是什么人。然而,这人不大会儿就避开了他打量的目光,转身走到门口,打开一条缝,向显然紧站在门外的人报告说:“他说要安娜给他送早点来。”旁屋随之响起一阵短暂的哄笑声,听声音也弄不清屋里有几个人。虽然这陌生人并没有从笑声中悟出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却像转达通知一样对K说:“不行。”“简直不可思议,”K说着从床上跳起来,匆匆穿上裤子,“我倒要瞧瞧,隔壁屋里都是些什么人,看看她格鲁巴赫太太怎么来给我解释这莫明其妙的打扰!”但是,他立刻意识到,他不该大声这么说,这样做不就等于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陌生人对他的监视权了吗?到了现在这份儿,他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但是,陌生人毕竟不是那样想的,因为他问道:“难道你不觉得呆在这儿更好吗?”“如果你不说明你来干什么,我就不愿意呆在这里,也不想搭理你。”“我可是好意。”陌生人说着便有意把门打开。K走进隔壁房间,脚步慢得出乎他的意料。一眼看去,屋子里的一切似乎像头天晚上一样依然如旧。这是格鲁巴赫太太的客厅,满屋子都是家具、陈设、瓷器和照片。也许客厅的空间比往常大了一些,但是一进屋是看不出来的,更何况屋里的主要变化是有一个正坐在敞开的窗前看书的男人。他抬起头来望着K。“你应该呆在自己的屋子里。难道弗兰茨没有告诉你吗?”“说过,你究竟要干什么?”K一边说,一边把目光从这个刚认识的人身上移向站在门旁的弗兰茨,然后又移了回来。穿过敞开的窗户,K又看见了那个老太太。她面带老态龙钟的好奇走到正对面的窗前,想再看看眼前发生的一切。“我要见格鲁巴赫太太——”K边说边挥舞着两臂,仿佛要挣脱开两位站得距他还很远的人走出去。“不行,”坐在窗前的那个人说着将手里的书扔到桌上,站了起来,“你不能走开,你已经被捕了。”“原来是这样,”K说,“那么究竟为什么呢?”他接着问道。“我们不是来告诉你为什么的,回到你的屋子里去等着吧。你已经有案在身,到时候你自会明白的。我这么随随便便跟你说话,已经超越了我的使命。但愿除了弗兰茨以外,谁也别听见我说的话。弗兰茨自己也违反规定,对你太客气了。你遇上我们这样的看守,算你走大运了;如果你还继续这样走运的话,就可以有好结果。”K打算坐下来,可是他看了看,屋里除了靠在窗前的一把椅子外,没有地方可坐。“你将会明白,这些都是真心话,”弗兰茨说着和另外那个人同时朝K走过来。那人要比K高大得多,他不停地拍着K的肩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