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连载引爆天涯社区煮酒论史,百万粉丝热捧!

  著名学者、评论家曹文轩、孙郁、吴福辉、贺绍俊、黄乔生联袂推荐。

  全面增订版,内容更充实,更精彩,尽现民国风骨!

  新增百余幅珍贵历史照片,展尽人物风流!

内容简介

  《细说民国大文人:那些思想大师们(全面增订版)》对十位民国时期的思想大师的生平逸事进行了梳理,重现了三千年不遇之大变局下,这些大师傲拔的志趣和风骨,以及终归悲悯和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时代命运。他们出世、入世,进退自如:做学问与做人,结合得浑然天成;同侪间以道相交,重情重义……
  《细说民国大文人:那些思想大师们(全面增订版)》在天涯论坛连载时,好评如潮引来百万粉丝疯狂追读跟帖,被誉为关于讲述民国大师逸事作品中的“翘楚之作”。

作者简介

  民国文林,夫妻,居北京,律师行业,曾分别在人大、北大、北京工商大学、社科院负笈求学,业余皆好搜罗民国文人掌故逸事,遂合著此书。但愿终有一日,朝乐朗日,啸歌丘林。

精彩书评

  编者显然是受了《世说新语》的启发。独摭拾人物生平诸多妙言异行、趣闻轶事,以及他人的品评,分门别类罗列在一处,一个个性格鲜明、才华横溢、魅力四射的民国大文人的形象,便跃然纸上。
  ——胡庄
  
  终于花一周时间将各位民国大师的其人其事看完,其间昏天黑地,不思茶饭,中瘾般地欲罢不能。作者尤其把鲁迅的性格彻底写真写活了,先生于地下也当颔酋矣。
  ——荆棘鸟在飞翔
  
  这本书其实是一面穿越时光的镜子。书中甚至不包含哪怕一句作者的评论,它做的仅仅是记录。然而这已经是最好的评论。
  ——caolei
  
  一看捧腹,再看沉痛,复看掩卷思考。作者搜集史料之全、编排之新颖、关键词之厚重,注定了这本书将在诸多讲述民国大师逸事的作品中,成为翘楚之作。
  ——月光
  
  此帖害人不浅,我连看了三日,这些国宝级人物,在楼主笔下可敬、可爱至极!正如夜空明星闪烁,万世共仰!
  ——深秋芦苇

目录

金岳霖
剪影
书呆
宽和
仁厚
逻辑
治学
授业
思省
逸事
癖好
钟情
赤心
诚服
晚景
长眠
享誉
冯友兰
境界
性情
求学
为学
传道
言论
执笔
沉痛
相轻
立场
自省
逸事
嗜好
偕老
坎坷
瑕疵
故去
评说
傅斯年
五四
壮怀
爱国
大炮
霸气
敦厚
率真
介直
教育
铁腕
革新
留洋
治学
情谊
龃龉
逸事
孝道
姻缘
去留
谶语
长辞
美誉
马寅初
壮怀
激烈
识见
磊落
论争
执著
昭明
农书
公案
情谊
仁厚
梗直
简朴
风趣
婚姻
逸事
兄弟
演讲
百年
李叔同
风华
才情
绘画
音乐
戏剧
书法
逸事
性情
认真
乖僻
丹心
至孝
情爱
红尘
皈依
众说
修行
清心
接引
慈悲
圆寂
评誉
马一浮
热血
沉潜
学说
立场
教育
书院
新儒
浮生
伤恋
佛缘
性情
仙风
逸事
颖悟
茶趣
仰止
长辞
评说
熊十力
狂傲
风度
暴烈
气节
孤冷
真挚
逸闻
知音
治学
问道
灼见
幻灭
传承
敬誉
梁漱溟
自恃
新儒
泰然
温良
悲悯
逐求
厌离
佛缘
思虑
教育
直言
廷争
“文革”
立场
逸事
婚姻
息焉
缅怀
蔡元培
君子
和煦
介直
治学
办学
教育
兼收
自由
非难
忧国
政见
挂冠
明论
逸事
婚姻
永蛰
仰止
胡适
自恃
自谦
温煦
真挚
提携
旧儒
新知
向学
传道
言说
教诲
詈讽
攻伐
议政
际会
诤臣
伤憾
逸事
风趣
月老
癖怪
惧内
婚恋
溘逝
誉说
主要参考资料
后记

精彩书摘

  王雨田回忆,建国后,金岳霖在清华开知识论课程,他坐在椅子上讲,让学生们自由讨论,他边讲边提问,课堂上师生之问不时展开热烈的争论,当听不清楚发言时,他便将右手举在耳边以示用心去听,听到高兴时,他会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哎”一声,用手一压,以示兴奋。
  我国逻辑教材中影响最大最深远的是金岳霖六十年代主编的《形式逻辑》,以此书为蓝本的其它逻辑类教材至今至少有几百种。
  思省
  1922年,在欧洲留学的金岳霖在国内发表长文《优秀分子与今日的社会》。文中,他第一希望知识分子能成为“独立进款”的人,“我开剃头店的进款比交通部秘书的进款独立多了,所以与其做官,不如开剃头店,与其在部里拍马,不如在水果摊子上唱歌”;第二希望知识分子不做官,即“不做政客,不把官当做职业……独立过自己的生活”。
  殷海光回忆:“我在昆明西南联合大学读书时,在一个静寂的黄昏,同我的老师金岳霖先生一起散步。那时种种宣传正闹得很响。我就问金先生,哪一派是真理。他并没有特定地答复这个问题。沉思了一会,他说:‘凡属所谓时代精神,掀起一个时代的人兴奋的,都未必可靠,也未必持久。’我接着又问他:‘什么才是比较持久而可靠的思想呢?’他说:‘经过自己长久努力思考出来的东西——比如说,休谟、康德、罗素等人的思想。…
  金岳霖在《悼沈性仁》中说,沈性仁非常怕人,“我也怕人,并且还不大看得起人类这样的动物。我总觉得世界演变到人类的产生,无论从方向或结果着想,总不能说是十分满意”。
  金岳霖说:“就我个人说,我是在抽象方面思维能够相当精细而在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方面百分之百粗疏的人,在行为上难免不懂规矩,不守章法,不顾人情,不习世故,因此在生活道路上难免横冲一阵,直撞一阵。不同情于我的人难免觉得我麻烦,甚而至于讨厌。同情于我的人又不免发生一种随时加我以保护的心思。”
  晚年,金岳霖回忆劝说吴宓的事情时说:“现在我觉得我的话确实不妥当。我同张奚若的来往中,有几次他当面批评我,说我的话不伦不类。我没理会。现在看来,他批评我的情况,就如我同吴先生的对话一样。把爱情和上厕所说到一块,虽然都是私事情,确实不伦不类。回忆看来是有益的。不回忆的话,我不至于发现上面的错误。”
  金岳霖说:“对于政治,我是‘辩证的矛盾’。我是党员,可是,是一个不好的党员;我是民盟盟员,可是,是一个不好的盟员;我是政治协商会议的委员,可是,是一个不好的委员。我一方面对政治毫无兴趣,另一方面对政治的兴趣非常之大。”
  金岳霖晚年曾说:“在解放前,我没有搞过什么政治,那时我似乎有自知之明。我在解放后是不是失去了这个自知之明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