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暴走族、机车文化、旅行极速热血青春物语
  “暴走”一词与暴走族、一种突然迸发的状态都有意义的关联,在中文语境中还被赋予远足、旅行的意义。一想到“暴走”这个源于日本的词,总是会联想起年轻人的热血、奔放、追求自由的宣泄与释放。
  专注日本文化、国内最高人气连续出版品牌《知日》最新弹——《知日·暴走》特集,综合介绍暴走族、摩托车、旅行等“暴走”文化元素,收集大量珍贵史料、探访当代机车文化代表,深入触及日本机车文化的核心,带给读者令人振奋的文化体验。
  〔Bosozoku〕暴走族——属于日本一代人的特殊青春记忆,独家披露大量珍贵资料;
  〔Motorcycle〕摩托车——多面向记录摩托车王国的产业奇迹;
  〔Interview〕骑乘者——木村信也、打田稔、东本昌平,独家专访最夯机车骑士;
  〔Go〕在路上——暴走日本完全指南。
  知日特集,全新改版,每月一本。

作者简介

  撰稿人
  毛丹青,外号“阿毛”,中国国籍。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1987年留日定居,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游历过许多国家。2000年弃商从文,中日文著书多部。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专攻日本文化论。
  李小牧,1960年生于中国湖南省长沙市。历经芭蕾舞者、文艺报记者、业务员等职业后,于1988年私费赴日学习设计。受歌舞伎町吸引,开始以“歌舞伎町案内人”的身份活动。现为作家,著有《歌舞伎町案内人》《日本有病》。为《环球网日本新李解》主持人,并在日本开有餐馆“湖南菜馆”。
  刘联恢,旅居日本多年,现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汉语学院教师,专职教授外国留学生汉语和中国文化,每年为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等学校的暑期访华团做中国文化讲座。
  擦主席,插画师、独立漫画家。现居北京。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动画学院动画技术专业,CG插画班课程设计高级讲师。曾策办 《Cult Youth》系列漫画丛书。
  水果君,小说作者与漫画脚本担当,曾出版《Blurry~浊》《尼洛亚特狂歌》《White Phantom~翼之影》系列书。爱好是收集爱好。现居北京。
  受访人
  吉永祐之,日本纪实摄影师。1964年出生于大阪,现居东京。原暴走族成员,1993年投身摄影,1996年开始拍摄暴走族。出版有摄影集《哥特族&洛丽塔》《族》《暴走族》《抱歉,不好意思(为这些裸身道歉)》等,在东京、大阪、纽约等各地举办过个展。
  吉米·莫里斯(Jamie Morris),美国独立纪录片导演,现在东京和洛杉矶两地工作,在美国时曾拍摄过锐舞运动的纪录片。2003年开始在日本拍摄记录暴走族,2013年,吉米担任导演兼制片人的纪录片《永别了!Speed Tribes》在美国和日本放映。
  岩桥健一郎,青少年不良文化评论家。少年时加入横滨联合“死天王”暴走团体,引退后以在月刊杂志上连载《和爆音共生的战士们》为契机,与日本现役暴走族首领进行面对面访谈,至今已持续26年。英国BBC电视台曾对其进行贴身采访。
  木村信也,1962年生于东京,1993年创立定制摩托车品牌“ZERO”,获众多好莱坞明星拥趸。2006年离开“ZERO”,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创立工作室“Chabott Engineering”,从事独立定制摩托车事业。
  打田稔,摩托车手、摄影师、媒体人。JPS日本写真家协会会员。1987年至1999年担任《GARRRR》主编。作为摩托赛车手多次参加国际摩托车赛,是将海外越野摩托车带入日本的第一人。著有《哈雷·戴维森的世界》等,另有多部企划、编辑的书籍。
  东本昌平,漫画家、杂志书《东本昌平RIDE》出品人。1982年因短篇作品《轮》出道,1987年开始在《Mr.BikeBG》上连载《Kirin》。漫画作品大部分以摩托车为主题,其他代表作还有《CB感。REBORN》《CAROLAWAY》《SS》等。
  黑川雅之,日本著名建筑师、工业设计师。1937年出生于爱知县名古屋市。1967年获得早稻田大学建筑博士学位,并成立黑川雅之建筑设计事务所。曾获每日设计奖、Good Design金奖等多数奖项,作品被纽约当代美术馆选为永久收藏品。著有《八个日本的审美意识》《设计的修辞法》《设计与死》等。
  横田大辅,摄影师。1983年出生于日本琦玉县。2003年毕业于日本写真艺术专科学校。作品曾入选佳能写真新世纪佳作。获得第二届写真“1_WALL”展大奖。被评为MONOVol.1“八大优秀摄影师”之一。

目录

Feature
〔Bosozoku〕
飞驶而过的只是青春_吉永祐之的暴走纪实
永别了,暴走族!SayonaraSpeedTribes
“异色不良”作家岩桥健一郎
喧哗上等!
停车场里的暴走车秀
柳町光男名为青春堕落,实为烈焰灼伤
前往夜幕下的极速世界暴走族的文化日常
清河妖精愚连队二轮讲坛
〔Motorcycle〕
武士之魂骑士之心
摩托车王国的缔造者
工业浮世绘昭和摩托广告赏
阳春三月的东京摩托盛宴
日本摩托车的速与技
盾之极致日本顶级头盔ARAI和SHOEI
摩托车杂志:摩托车生活的后援者
〔Interview〕
木村信也摩托车手造者
打田稔日本越野摩托车第一人
东本昌平&《东本昌平RIDE》摩托车骑乘者的骄傲
〔Go〕
暴走!日本十名道
去日本飙车吧!
暴走日本之装备篇
嘿!暴走俱乐部
居乡不觉异乡有悟暴走文艺地图
〔别册日和手帖〕你可以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
Regulars
【书刊】《新美术海》明治时代的元祖设计杂志
【摄影师】横田大辅黑白世界的捕影者
〔专栏〕
虫眼蟲语黑色
在歌舞伎町谈日本极道
告诉我吧!日语老师夏天里的“小秋日和”

精彩书摘

  〇来自日本警察厅的统计数据:201 0年,日本全国警察所掌握的暴走族数量首次低于1 0,000人,201 1年为8,509人,到了201 2年为7,297人,达到历史新低。该数据的最高峰值在1982年(4,2500人),1998年开始连续15年减少。
  〇“暴走族已经是历史了。”羽月不无伤感地说。年近40岁的羽月曾经是日本声名赫赫的暴走族团体Specter中的首领.作为“前辈”指导后辈成员,叱咤一时。Specter曾经覆盖了东京南部的大部分区域,现在却只活跃在他家附近的近郊区域。他认为当今日本的“暴走族”已经丢失了传统和正直的精神,“我在暴走族里的时候,我们有严格的纪律必须遵守。还要表现对前辈成员的绝对服从。”言语背后,是羽月无法掩饰的颓丧感和对生活的无奈与迷茫。
  〇羽月是最近正在试映的纪录片《永别了!Speed Tribes(Sayonara Speed Tribes》的主角。美国导演吉米莫里斯跟拍了日本暴走族10年后。选择以羽月的生活为记录对象,展现真实的暴走族生活现状。
  〇“一旦你成为暴走族,你就背弃了日本社会,放弃了任何‘正常的’生活。”羽月对镜头这样说。中学时候的操场集会上,校长正在发言时,会场的秩序被一群骑着摩托车、穿着特攻服的暴走族打破了。他们轰鸣的马达声和嚣张的行为让羽月觉得不可思议并心生向往。加入暴走族后,羽月因为表现突出,很快晋升为团体的首领,同时也成为出入警察局的常客。从暴走族团体引退后.羽月加入了黑社会,工作主要是放高利贷。羽月有一根小指是被切掉的,也无从过问出处。4年前,因为决心和充满恐吓、暴力以及犯罪的生活彻底脱离干系,他从黑社会退出了。成为一名拳击手一一方面这是他的童年梦想,另一方面,羽月唯有“拳头”这门出众的手艺来维持生计。在拳击场上,羽月露出文身,依然披着白底彩色刺绣的特攻服样式的战袍。
  〇提及往事,羽月的笑容单纯爽朗,语气间难掩自豪与怀恋。对他来说,少年时身为暴走族的那段时光应该是人生最辉煌的时刻.他抱怨警察和严苛的新法律加速了暴走族的衰落,抱怨现在的暴走族不似自己年轻时的正直和真诚,更多地关乎时尚和兜风玩乐。但实际上因为背负着前暴走族、前黑社会成员的标签,羽月回归日常生活的过程有些艰难,起码从外表上来看,他还是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与很多人一样,这个看起来不好接近的家伙其实也有非常脆弱和温柔的一面。和朋友为因事故而丧生的后辈扫墓,墓碑上刻画着一辆显然是暴走族改装款的摩托车,羽月仔细地用水清洁墓碑、献花、祷告。在重要的比赛之前,虽然披挂着特攻服样式的外衣、穿着印有自己卡通形象的T恤,拳击手羽月看起来却并不自信。甚至有些惴惴不安。而失掉比赛后,羽月茫然地走到大街上,终于不顾及穿流的行人,在拐角的台阶上坐下埋头痛哭。镜头追随着羽月的失落的身影,也没有任何来自周围的安慰或对话。最后羽月皈依了曰本天理教,在神社中洒扫庭院、参加仪式的羽月看起来像一个听话的孩子。影片结尾展示了一些照片,暴走族Spector的旗帜、毛巾和T恤出现在非洲的土地上,羽月和那里的孩子、妇女们在一起.带去了他的帮助~但显然也寄托着对自己理想的另一种传达。通过采访,《知日》了解到羽月现在居住在千叶县,从事建筑行业。
  〇杰米.莫里斯说:“羽月是个很单纯的人。虽然他混过帮派,但他并不是黑社会.他只是暴走族。暴走族和黑社会不一样。黑社会是一个行业。是生意,而暴走族是正值青春的年轻人纯粹的表达。在我眼里,羽月就是这样的人。”羽月喜欢在晚上带着相机和脚架.把特攻服带到各处去拍摄照片,让它们成为取景框的主角。有一次在樱花树下,羽月为了拍摄一件袍子的背面,需要把衣服撑起来,却发现左肩不够挺立。于是他拿出一个粉色的气球吹起来,打算用它来填充肩膀处的空隙。吹着气球的羽月突然对摄像机镜头笑了,然后自嘲地说:“一个30多岁的大叔怎么在做这样奇怪的事啊。”
  〇二战后在日本出现并崛起的这群“摩托帮”被当时的媒体定义为“暴走族”:崇尚暴力(暴)、速度(走)的一群人。媒体开始铺天盖地地大肆报道暴走族有关的新闻,而暴走族成员也开始拿着这些报道当做自己的荣誉。随着新法令出台、暴走族衰落,而大众也早已厌烦了这些滑稽的报道。媒体转移了他们的聚光灯,这也带来了一些渴望成名的暴走族精神上的失落感。而在今天,很多暴走族少年的着装和活动形式更像是社团,在公园里小规模集会,骑车兜风。唯有冲绳一带的暴走族依然穿着特攻服,手持野球棒,在主干道上与警察挑衅。仿佛在召唤逝去的70年代。
  〇《永别了!Speed Tribes》的导演吉米莫里斯是美国人.在东京做制片相关的工作,拥有自己的工作室Figure8producfions(Flqure8pro-ductions.com).同时也做语言辅导维持生计。在美国时,莫里斯曾跟拍过锐舞运动,并制作成纪录短片。到日本后,暴走族这种次文化现象深深吸引了他。他用了近十年时间,拍摄了大量日本各地暴走族的素材,但一直没有遇到可以讲述的“故事”。后来经由纪实摄影师吉永祜之的介绍,认识了羽月。羽月是吉永祜之的拍摄对象之一(详见本书第5页《飞驶而过的不只是青春吉永祜之的暴走纪实》),经历颇具传奇性,而且用莫里斯的话说,他是个天生的演员,很乐意展示自己的生活和情感,这里有需要被世界知道的关于暴走族的真实。于是莫里斯开始跟拍羽月,开始制作这部纪录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