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天堂,是两个相爱的人为对方做出一生承诺的见证,是爱情的最终归宿;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是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将对方拉入“黑名单”的战争,是爱情的终极杀手;有人说,婚姻是一座围城,是城墙外的人和城墙里的人相互羡慕、彼此向往的神秘之地,是一本世人永远琢磨不透的大书。
  婚姻到底是什么?是鲜花还是毒药,是甜蜜还是苦涩,是幸福还是灾难?恐怕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

作者简介

  克尔凯郭尔(1813-1856),丹麦宗教哲学心理学家、诗人,现代存在主义哲学的创始人,后现代主义、现代人本心理学的先驱者。早年曾在哥本哈根大学学习神学,曾短期留学柏林,回国后以隐居作家的身份从事著述。作为虔诚的基督徒,其哲学的中心思想可以归结为“如何去做一个基督徒”,认为个人、“孤独的个体”的存在是哲学的起点,人的一生经过审美、伦理和宗教三个阶段而通往上帝这个最终归宿;反对教条主义(包括基督教的教条主义),因此不愿将自己的思想写成哲学理论,而是以文学作品的形式表达,并用不同笔名出版作品。代表作有《非此即彼:生活的一个片段》《恐惧和战栗》《对死的厌倦》《两个启发性谈话》《第三次赴柏林》等。

目录

酒宴记
曾经男人的三少女
我看婚姻
女性的魅力
日记选

精彩书摘

  曾经男人的三少女
  二、多娜·艾尔维拉
  艾尔维拉用这样的方式与唐·璜对峙。她本来非常爱他,胜过爱这个世界,甚至将自己灵魂的救赎也置之度外;可以这样说,她为他舍弃了一切,甚至包括她的贞节,他却变心了。现在,她满心的仇恨,她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复仇。于是,她和唐·璜一样有威力,因为有本事勾引到所有女人,是男人本性的最真实、最全面的写照,也是男人魅力的最好证明,而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然后比任何做妻子的女人们更强烈地去恨或爱,也是女人本性的最真实最全面的写照。她就用这样的方式与他对峙。她并不缺少与他对峙的勇气,她不是为道德原则而战,而是为爱而战,为一种没有建立在尊重基础上的爱而战。她并不是想竭力成为他的妻子,只是纯粹地为自己的爱而战,这种爱不会满足于一种反悔后的忠诚,她想要的是复仇。她真的爱他,所以为他舍弃了一切,假如她曾失去的一切又回到她身边,她还会为复仇而舍弃它们--因为她不会为此妥协。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给唐·璜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懂得该怎样去亲泽青春美丽、馥郁的花蕊的芳香,他明白这一切只是昙花一现,也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他曾无数次眼看着那些姣好的人儿转眼凋零,但现在发生在眼前的简直就是奇迹,仿佛那制约着万物生长的自然法则被打破了。这个妙龄女郎虽然被他勾引了,但她的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毁灭,她的美也没有因此而减少或凋谢。相反,她改头换面、容光焕发,变得比以前更美了。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曾使他如此着迷,包括艾尔维拉。圣洁的修女除了那种独特的气质外,和别的姑娘们差不多,他对她的爱也像是他对别的美人儿的爱一样。但这个女人是个例外。她全副武装,这并不是说她在衣服里藏着什么刀枪①之类的东西或者佩带着秘密武器,从而使别人很难侵入;她并不对那些滔滔的言词和雄辩的高调感到满足。这武器很难被看到,就是她的仇恨。唐·璜的情欲再一次从沉睡中醒来,他想再次拥有她,但事情没有这样发生。是的,假如是一个没有被他勾引却恨他的女人知道他的邪恶,那他一定会成功,但眼前这女人绝不会再上他的当。即使他的甜言蜜语更多,手段也比原来的更难以招架,还是无法打动她;即使天使们下凡替他求情,即使圣母玛丽娅愿意做伴娘,也是枉然。就像迦太基女王黛朵,在阴曹地府里坚持拒绝对她不忠的厄依诺斯。不过,艾尔维拉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拒绝唐·璜,她会比黛朵更冷酷。
  我看婚姻
  做了新娘的女人是远远美于少女的,做了母亲,比起做新娘的时候更美。做了妻子和母亲之后,她成了一句说得优雅得体的妙语,而随着年岁的增加,她还会越来越美。少女的美对很多人来讲是一眼望穿的,没有任何曲折神秘之处,她的美更抽象、更宽泛。纯洁的或不纯洁的都围绕着她。然后,神就让他来到她身边来做她的恋人。的的确确,他看到了她的美,因为我们都是爱美的,也可以这样理解,爱就是看出美在哪儿……
  “女人知道这一点,应该'感谢'勾引她的男人。已婚的女人自然很难理解这回事,并且从来不提及。她也许已经预感到对命运就要逆来顺受,所以她只能被勾引一次。她从未真正地憎恨勾引她的人,假如他真的勾引了她,一桩破裂的婚姻也和勾引无关。所以,女人被男人勾引并不算一个很大的不幸,也许恰恰相反,能这样算她运气不坏。谁说一个被勾引过的令人欣羡的姑娘不能成为一个令人欣羡的妻子?如果我不那么擅长勾引女人(虽然我感到这方面不如人),如果我想结婚,我绝对要选一个被勾引过的女人,这样就省得费神去从头勾引我的妻子了……
  另一方面,神也是通过婚姻来建立和征服的。这样,那一度被勾引的女人与她丈夫相伴走过了漫长的一生。她有时会深情地回顾过去,然后再将就着忍受命运,直到生命终结。她死了,但与男人死得不同。她似乎在挥发之后又融入了那无法言说的质素中了,那是神用来造她的质素,是她成为她的原因。她像梦一般不见了,这梦就像一种经过了自己季节的短命物种。女人如果不是梦,那应该是什么?
  ……
  女性的魅力
  ……因为男人首先要向女人求婚,然后女人选择答不答应。在女人看来,她是被征服的人,男人也觉得自己是征服者,最终却要谦卑地跪下来向被征服的一方求婚。当然,这件事完全合理,如果假装看不到以后发生的情况,才是笨拙的、愚昧的。不过,这也是建立在一种深刻认识的基础之上的,即女人是物质,而男人是物质的反映。女人并不是直接进行选择的,相反,是男人先求婚,然后女人才进行选择的。不同的是,男人求婚是提出问题,女人的选择则是回答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男人已经超越了女人,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男人又远远不如女人。
  女人完全属于男人,指的其实是贞操。什么才能表明贞操完全属于他呢?奉献!奉献的对立面是羞怯,但羞怯正好表明女人完全属于他,这就是女人的真实存在。与彻底的奉献相对的就是彻底的羞怯,反过来说,羞怯只是一种抽象的概念,是区别于具体事物约东西,因此我们看不到羞怯的具体表现。但这时候,女性的本质中呈现出了一种残酷感,虽然这种残酷感是抽象的,并不真实,却讽刺了女性本性中的羞怯。
  ……
  日记选
  只有在写作时我才觉得心里好受点。在写作时,生活中所有的烦恼、痛苦都忘却了,思想在我的头脑里驻扎,被挖掘、被创造,真是快乐无比。我只要不写作,就会犯病,显得手足无措,烦恼也会一波波地涌上来,头昏昏、心惶惶地承担不住负担的重量。所以说,写作是一种有力的鞭策,从不间断,它已经就这样存在了五六年,以后,它也将一如既往地继续下去,气势不会减弱。人们不禁要想:莫非是上帝在鞭策这个人吗?
  两条道路。
  一条是去接受痛苦;一条是在毕业后做教授,专门讲别人的痛苦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