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1、李开复写序推荐的硅谷创业英雄传记
李开复推荐语:
“陈士骏开创YouTube的故事是最值得阅读和品味的硅谷创业故事之一。”
2、全球唯一一本世界最大视频网站YouTube创始人陈士骏的传记,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一样,值得国内年轻人借鉴。其华人身份更具亲和力。
2005年,1张信用卡,几台计算机,27岁的陈士骏创立YouTube,开创网络视频时代
2006年,60个员工,打败全美三大电视台收视率,成为世界最大的视频网站
20个月,Google以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时价130亿人民币
3,硅谷创业英雄陈士骏揭示硅谷成功之谜:
钱不是目的,不要把它当目的
1999年的时候,我离开伊利诺伊来到硅谷,那时候,就发现这里有不少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他们明明已经很有钱了,却放弃舒适的休闲生活,他们的家里也许有十几个卧室,有人还有私人的高尔夫球场,可他们每天还是驱车来到小镇上破旧的办公室,每周一待就是80个小时,他们是为了什么?
那时候,我觉得这些人疯了,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如果你拼命工作,慢慢地就能赚到钱,然后买下车子、房子,再盼着退休天天去打高尔夫球。可是当你每天去打高尔夫球,打了两个月的时候,实际上,你又会发现,你工作,是因为你喜欢工作,而不是要用它换取什么。
很多人跟我说,假如我有你那么多钱的话,我每天都会去想方设法地玩,而不是去工作,而我想要回答他们说,因为你们这么想,所以你们永远不会有那么多钱。钱不是目的,不要把它当目的。

内容简介

YouTube联合创始人陈士骏在书中以朴实亲切的口吻讲述了他的人生经历,以及对学业、事业、梦想、财富、生死等的种种感悟。
童年随全家去美国小镇定居,少年时代迷上计算机编程;
离大学毕业还有几个月时放弃学位,怀揣200美元奔赴硅谷,加入创业公司PayPal,公司上市后成为百万富翁;
因为无法接受PayPal被EbayeBay收购后工程师丧失发言权,和好友一起开创视频网站YouTube;
在YouTube被Google收购,陈士骏成为美国商界和媒体的红人时,他得知自己患了脑瘤。

作者简介

陈士骏,1978年生于中国台湾,全球最大视频网站YouTube联合创始人,美国杂志Business2.0公布的全球排名第28最具影响力企业人物。目前又持续创业中,现为创新工场投资人之一。

张黎明,《北京晨报》经济新闻中心记者
自2004年11月起,从事财经新闻报道;自2006年6月起,从事IT领域新闻报道,长期跟踪国内各大互联网公司创业历程。相关人物报道曾收入《中国式成功》一书。

目录

第一章
少年时代:爱上计算机语言
我高中前两年的生活就是整晚整晚地写程序,或者只是玩,白天就在宿舍睡觉,也不去上课……上高中的3年,我的成绩并不好,可是,在这3年,我有个巨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自己努力的方向和目标,而这也要感谢学校给学生充分自由的制度。
我是中国人,也是硅谷人
来到美国:除了我们一家没人讲中文
第一台电脑:没有硬盘的苹果Ⅱ
高中就住校:我经常逃课
我的大学:哲学、历史和编程
我的休学:硅谷的邀请太诱人
第二章
加入PayPal:成为百万富翁
一个典型的硅谷创业公司工程师的时间表是:晚起、到公司工作、午饭晚饭都在公司吃、写代码到夜里一两点,甚至三四点,然后回公寓睡觉。在某些项目特别紧张的时候,我们甚至连洗澡都是在公司进行的。
怀揣200美元来到加州
大学街165号:硅谷最"幸运"的办公地
一切由工程师说了算
公司上市,朋友们吃最贵的汉堡庆祝
"PayPal黑手党":最牛的创业投资团队
第三章
eBay岁月:我们只是螺丝钉
eBay的管理风格跟老PayPal,尤其是PayPal初期的管理方式迥异,最明显的区别是,工程师丧失了"话语权",大家不再能随便喊一声"我觉得应该再加一个功能,我觉得如何如何了",只是听上面的调遣,可这种管理模式长期持续下去,工程师们也会因为觉得没意思而慢慢变懒。
eBay的"列车":管理方式很强势
PayPal中国,无止境的会议
成为管理者,第一次对人说"不行"
Facebook小插曲:不上班去创业
第四章
开创YouTube:一个朴实的创业故事
每一个创业的成功当然都免不了运气的成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最重要的是你得抓得住这些运气,也就是俗称的"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为了做到这一点,创业者们得培养自己分析和理解技术趋势的眼光,要不然只能任运气溜走。
为什么是视频网站?
YouTube的名字怎么来的?
放弃定位,让用户来决定
没人来看YouTube?
一个车库以及一群工作狂
我们的工作很欢乐
我差点刷爆的信用卡和奥卡姆剃刀
网站突然就"火"了
三人创业公司不会长久
红杉决定投资我们
第五章
选择Google:我们需要大公司的帮助
最后为什么选择了Google呢?最重要的原因是它的工程师文化。当时,在YouTube工作的雇员80%都是工程师。大家都认为,工程师在Google是最受尊重的群体,接下来是产品人员,然后才是市场和商务人员,而且,Google雇用了那么多聪明的人。可以说,当时YouTube的雇员对于Google几乎是崇拜了。
我的困惑:要把YouTube卖给雅虎吗?
为什么是Google?
选择Google:喜欢它的工程师文化
搜索之王和视频之王走到了一起
第六章
Google之后:被荣耀包围
曾经的胜者和负者却将成为一个团队。这也意味着在买下YouTube之后,Google必须告诉自己的视频团队:我们买了你们最大的一个竞争者,而且还是把你们打败了的那个,而且你们从此还得向他们汇报。正如施密特所承诺的一样,在最核心的业务上,Youtube原有团队始终保持主导权,在合并的过程中,Google并没有任人唯亲,而是延续着在管理上一贯就事论事的文化,我们的胜者地位得到尊重。
融入Google,相对独立
与Google视频整合:从对手到伙伴
被无数荣耀包围
YouTube改变世界
奥巴马用YouTube竞选总统
我的爱情故事:约会三次就求婚
第七章
离开Google:选择最中意的生活
我的最爱是沉湎于高尔夫和网球吗?不是!我的最爱是享受Google的高薪和假期吗?当然不是!如果大公司不是我的最爱,那么我就离职,如果我最爱的还是创业,那么就在硅谷租一间办公室重新开始。既然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有可能戛然而止,那么,在此之前,为什么不选择你最中意的生活,干吗要让自己后悔?
在最幸运一刻的不幸
药物和迷茫
离开Google的前奏
拒绝1000万美元奖金
离开是个难题
第八章
新的我:永远站在"无聊"的对立面
刚开始建立新公司的时候,我跟查德说自己不想要全职工作,只打算每周来三天,"因为我周一跟周五在家陪孩子"。"嗯,刚开始YouTube的时候,你也是说不要全职的,做做看吧。"查德回答说。是的,正如他所说,历史再次重演……我相信,创业者的激情在哪里都是一样,不管他们是住在带泳池的大房子里,还是睡在公司的地板上,反正,他们永远会站在"无聊"的对立面。
新的创业梦,要比YouTube还伟大
投资创新工场:硅谷人都有自己的"瘾"
Delicious中国梦

精彩书摘

YouTube的创意是怎么来的
2004年发生了几件寻常而又不寻常的事。一开始它们只是娱乐事件,或者是重要新闻,人们惊愕、八卦、津津乐道,可就像这世界千奇百怪的历史,慢慢地总会被人淡忘了。毕竟新闻每天都在发生。但对于敏感的创业者来说,这些事件,如果你搞清楚它们背后的联系,总会意味着某些意想不到的机会。对于我、查德和贾德来说,对YouTube的模糊想法的确也始于一些八卦消息。
2月1日,珍妮·杰克逊在“超级碗”的中场表演中发生了“露乳”事件,男歌星贾斯汀·廷伯雷克突然“不小心”撕下了她的紧身皮衣。
10月15日,喜剧演员琼·斯蒂瓦特在CNN现场辩论节目Crossfire中,指责该节目两位主持人失职。
12月26日早上7点59分,在印尼的普吉岛,31岁的瑞典修车工人汤米突然听到奇怪的巨大声响。他回头一看,3层楼高的海浪正席卷而来,忙于逃命的汤米大叫起来,可他没忘了拿起手机拍下这一幕。
慢着慢着,它们似乎有些联系。这些歌手、演员和修车工人,他们创造了话题影片,刺激了人们分享,隐隐约约预示着某个时代的到来。我想,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肯定没有想到,是他们偶然为之的举动,而不是我、查德和贾德的决定即将改变互联网的历史。
故事是关于“观看”和“分享”的。珍妮·杰克逊和琼·斯蒂瓦特的节目录影在网上疯狂传播,说明人们想要随心所欲地、方便地观看以及分享给别人,而不是等着电视台的“单向灌输”;汤米的故事则表明人人都有当电视记者和导演的能力与机会,而且可以比他们更有才!当然啦,现在每一个视频网站的用户都懂得这么说,好像大家都是视频“Web2.0”的专家,但在2004年,还没有多少人想到和做到这一点。
2004年年底的一天,我和查德、贾德坐在查德家的车库闲聊。我们聊到当珍妮·杰克逊和琼·斯蒂瓦特的故事出现时,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在打听在哪里可以看到这段窘况,因为并非每个人都守在电视旁等着这些突发事件。他们打电话、发E-mail、在网上到处搜索,为无法“亲眼所见”惋惜不已。
更传奇的经历发生在修车工汤米的身上。在海啸发生之后,几乎全世界的电视媒体都在围着他想要购买录影带,可以说在那一刻修车工已经打败了世界上所有的电视记者,只是因为他在现场。而数字则更让人吃惊,这则手机短片在一家瑞典网站上一经播出,马上就被12个博客转载,其中一个博客在5天内吸引了68万人次上线观看,当时至少有超过130万人在网络上看到这段关于海啸的手机视频。
2004年年底,我正是一个收入稳定但生活单调乏味的工程师,有挺多的空闲时间想要自己去做点什么事情,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在我头脑里乱转。这些让人惊愕的视频和它们在人群中引发的热潮让我和查德多次讨论,而且很快,我意识到自己竟然也有想要拍视频show(秀)一下的冲动。
那正是一个录像设备流行的时代,小型的录像机和带有录像功能的手机是年轻人手中的时髦玩意儿,因此我们每个人都喜欢带上录像机去聚会,事后再一遍遍回看朋友间互相开玩笑甚至恶作剧的镜头。
朋友之间分享照片很容易,你可以发邮件、用硬盘倒来倒去,或者干脆把照片传到网上去,但要分享视频、电影却很难。
难点在两个地方:要么你得下载一些特殊的软件,要么你在上传影片内容时要等待网站漫长的审查,当时的一些网站甚至会让你等上超过5天。其实,从网站技术上看,要解决这些问题并不十分困难,可是当时的网站却竟然没有一家能够做到。“也许别人忙得忘了关心这些事,”我对查德说,“如果我们能够做到,不知会有多少拍片的爱好者会感谢我们,这多好玩。”而且,我心里暗想,一旦这个方便的网站出现,不知道会激励多少人把全美各地有趣的突发事件拍下来。
在2007年,在美国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的一个采访中,我第一次谈到了YouTube的产生有多么幸运:“有三个幸运,首先是宽带技术在2005年年初开始普及;其次,Flash技术在2005年开始普及,并拥有了97%的市场占有率;再次,录影设施和技术也开始普及。”也就是说,人们有能力拍摄,拍摄之后容易展现,大量视频都可以被容纳播出,唯一需要讨论的是,人们到底有多么需要这些视频。
每一个创业的成功当然都免不了运气的成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最重要的是你得抓得住这些运气,也就是俗称的“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为了做到这一点,创业者们得培养自己分析和理解技术趋势的眼光,要不然只能任运气溜走。
离开Google的前奏
每个人都是会死的,苹果创始人乔布斯说,死亡就是生命中最好的一个发明。它将旧的清除以便给新的让路:“你们现在是新的,但是从现在开始不久以后,你们将会逐渐地变成旧的,然后被送离人生舞台。”
这次手术之后,我继续给自己放着假。
有一次,我去“赌城”拉斯维加斯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难免也玩了几把,可我竟然赢了几万,但这却带给我烦恼,我整天想着“为什么要赢钱,我并不缺钱,为什么还是我赢钱,为什么不是别人”,还四处去问朋友。
是的,那时候,我就是那样的状态。我不断反思自己的运气,我的脑瘤和成功的手术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到底要什么。
从幼年起,我们总是被教育要好好读书,希望能做一个成功的人。然而什么是成功?在上高中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对成功没什么概念,如果一定要量化,那么最明显的标准也许就是挣钱,住大房子吧,那么,在我21岁的时候,我已经是百万富翁,并且买了人生的第一套房子,我已经成功了吗?
也许有人会说,不,你还不够有钱,还不够出名。事实上,当我开始创办YouTube的时候,也曾憧憬过上千万的财富,那么,当我出售YouTube,从而成为一个亿万富翁的时候,当YouTube全球流行,我也曾被当做偶像崇拜的时候,我已经成功了吗?
不,我仍然可能一瞬间就失去这些东西,钱、房子、名声,只要一场病痛,我就可能在完全无知觉的状况下昏睡过去并且很有可能醒不过来。
所以,那些目标,钱、房子、车子,更多的钱、房子、车子,你可以追求它们,可是如果你只是为了它们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每个人都是会死的,苹果创始人乔布斯说,死亡就是生命中最好的一个发明。它将旧的清除以便给新的让路:“你们现在是新的,但是从现在开始不久以后,你们将会逐渐地变成旧的,然后被送离人生舞台。”

有什么东西,有可能是永恒的?
我还没有博学到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但病痛和休养让我从混沌到清醒。我意识到得为自己的心活着,因为反正我们都逃不脱死亡;我得为最最爱的事情活着,因为反正我们都逃不脱死亡。而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得抓紧时间!
我的最爱是沉湎于高尔夫和网球吗?不是!我的最爱是享受Google的高薪和假期吗?当然不是!
如果大公司不是我的最爱,那么我就离职,如果我最爱的还是创业,那么就在硅谷租一间办公室重新开始。既然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有可能戛然而止,那么,在此之前,为什么不选择你最中意的生活,干吗要让自己后悔?
而这种反思,事后看来,其实是我离开Google的前奏。
2011年7月17日的夕阳西下时分,我和一位来访记者以及公司的一位实习生一起走出办公室,我向他们介绍着为什么要回到硅谷小城圣马特奥开始创业新生活。当时,我们需要跨过一段铁道走到街对岸,可我却故意慢了下来,突发奇想地站在铁道中央,并且高举双臂,“嘿!你看,如果现在有一趟火车过来,那么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说,而他们俩个瞪大眼睛,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所以,在一切结束之前,永远不要无聊,无聊是一种浪费”。
硅谷人都有自己的“瘾”
开复并没有主动向我募资,那次聚会的主要目的,就是他通知我他将自己创业。而谈到创业时,我发现他两眼放光,讲话滔滔不绝,明显比以前更加开心。“是,孵化器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可是在中国,有什么人愿意沉下心来认真做这件事?”他说,“我想做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天使投资人,不仅找到优秀的创业团队,投资他们,我还准备打造一流的顾问团队,帮他们解决创业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从找办公室,到做市场活动,到团队管理,到招聘人才,你知道吗?在中国,一个创业团队要解决这些事,比在硅谷要难得太多了,你知道吗?”
而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你说这是不是件很费力的事?”他问。
是费力,但是你很喜欢,对吗?
我本来并不是很理解开复的选择,他完全可以结束疲惫的工作,选择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去休养,或者选择一个跨国公司继续当高管,轻车熟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坚持到那些大学去作演讲?为什么他还要把自己的心力都投入到工作上,还要每天四五点钟就起床写邮件?每次他在硅谷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他接下来的第一反应都是说:“我要赶紧回去了,如果这个创意出现在北京中关村……”他这么忙碌是为了什么?反正不是为了钱。
那次聚会让我看到开复心底的热诚,平常他总是西装革履,头发一丝不乱,领带系得一丝不苟,一副职业经理人平和干练的模样,可是,一谈到创业,他的热情就掩不住地爆发出来。
这感觉让我熟悉,我们这些硅谷人都有自己的瘾。我们是些为了梦想而执著的疯子。我想,开复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真的能看到在自己的影响下可以出现一家伟大的公司,中国的公司。哪怕他只是幕后的投资者、帮助者,那也足以让他一生都开心。
除了目前正在创建的这家公司,以及投资创新工场,我其实还有不少投资在餐饮业、咖啡店和酒店。他们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对我自己来说,投资最重要的是找对人,而这些人的“瘾”,可以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来。
于是我插了一句话:“我希望能投资创新工场。”
而开复听了这话好像有些吃惊:“可是,你根本没问我已经融资了多少钱,也不问我的团队都是谁,你好像还是该问问吧?”“不,不用,只要是你的项目,这就够了。”
……